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企业文化之困:华为“床垫文化”与“过劳死

  “用生命加班,哀悼华为员工胡新宇”,这个帖子06年5月现身著名网络论坛“天涯杂谈”首页头条。不到一天,点击率过万,回帖近千。25岁的白领突然“过劳死”,引起网上热议白领过度加班问题。中国古代有个成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2006年的华为员工胡新字过劳死无疑成为这句古语的真实写照。

  国内一家门户网站就“胡新宇之殇”进行了调查。对于“你经常加班吗?”这个问题,近7000名被调查者中,64%“经常加班”,27%“偶尔加班”。从每次加班时间来看,2小时以上的多达78%,而超时加班能获得补贴的员工只占17%。调查还发现,六成加班员工是出于自愿而加班,“自愿加班”主要是出于“三怕”,一是怕丢了来之不易的饭碗;二是怕在与同事的竞争中处于下风:三是怕影响自己的事业发展。

  2006年5月28日晚,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年仅25岁的胡新宇因病毒性脑炎被诊断死亡。多天的抢救仍无法挽回胡新宇的年轻生命。连续的封闭式开发工作让他的全身多个器官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不断衰竭。免疫系统受到破坏。直至最后一刻。2006年5月28日晚,病毒性脑炎夺去了一名25岁青年的生命。他服务的企业叫华为。

  毕业于四川大学1997级无线年考上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继续攻读硕士,2005年毕业以后直接到深圳华为公司从事研发工作。他在华为的日常作息习惯是:晚上10时,坐上公司班车,颠簸到家已过11时,第二天早上7时准时起床上班。

  在4月底住进医院以前,他所在部门封闭研发新项目。项目启动后,他几乎天天在公司过夜,长期蹲点实验室打地铺。不管加班到多晚,早上依日按时上班。

  胡新字的死亡,在华为员工中间引发了较大规模的争论。对于胡新宇的死.华为内部员工存在不同的观点。

  也有部分员工认为华为对胡新宇的死负有一定的责任,并质疑华为不合理的加班制度,甚至绩效考评和企业文化。一些华为的员工通过邮件等各种形式反映了华为内部的相关情况.其中抱怨者居多。

  首先,华为为每名员工卡里打人800元钱,作为一个月在公司内部吃饭购物的花销,如果员工晚上在公司加班到八点半之后。可以领到免费的夜宵。另外在公司加班到夜里十点半之后.公司可以为员工报销打车回家的出租车票。

  所以70%以上的员工,都会自动加班到八点半.因为刚毕业的大学生居多,平时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大部分男员工也是单身,所以很多人都自动会加班到八点半后回家。

  考核员工的绩效,往往是领导根据员工是否按质按量地完成工作。.而能够按质按量地完成工作,就意味着员工必须加班,才能跟上华为的快节奏,自己不至于成为整个工程环节的拖后腿者。.

  一位华为研发部的员工表示,华为把员工的加班算作绩效考核的一部分,整个公司的文化就是鼓励加班。

  事实上,关于加班,华为有一个有名的“床垫文化”,伴随着它从1988年成立一直到现在。华为员工每个人的办公桌下都有一个床垫用于休息。一张床垫半个家,华为人携着这张床垫走过了创业的艰辛。“床垫文化”意味着华为人努力把智力发挥到最大值,它是华为精神的一个象征。

  华为凭借超常的发展。成为中国企业创业、创新和国际化的标杆。华为2005年实现销售收入453亿元,上缴地税及各项海关关税、增值税40亿元,拥有上万人的庞大研发团队.其中有本科学历的员工占2,3以上,业务遍及全球。

  华为的总裁任正非有一个超出常规的思维,认为企业需要狼的精神,狼有三大特征:一是敏锐的嗅觉;二是不屈不挠、奋不顾身的进攻精神;三是群体奋斗。

  华为的加班是大面积和普遍的,华为已经把“床垫文化”带到了全球业务所在的每个角落。华为只有靠有价格优势的设备费和较短的工程周期,与爱立信等国际巨头抢市场。

  事实上.过劳死这样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华为,近些年,因过劳导致英年早逝的新闻屡见报端,可以说遍布职场的每个角落,既有科教人员,也有一线工人,还有企业家和政府工作人员,频发的悲剧令人痛惜和震惊,其背后蕴藏的“加班文化”更值得深省。

  企业文化的功用是塑造,滋养。在一种文化的熏陶下,人的凝聚力、协同性、认可度都会加强,整个组织的战斗力确实会加强。可是文化的根基在人,如果忽视了人的作用和存在.忽视人本身的属性和需要,那么这种文化就是有缺陷的文化。

  华为的“床垫文化”或许只是个案,有其特殊性和极端性,但是,时至今日,“加班文化”已渗透到各个行业,且日渐严重,则是毋庸置疑的。

  违规加班、无报酬加班,时下已成了一些行业的潜规则。更普遍的则是变相的加班,一些单位名义上很少有加班,但给员工规定的工作量,在正常的工作时间内根本做不完,下班时问单位内经常灯火通明,加班成了家常便饭。一些单位尽管有年休假制度,但是因为缺乏必要的制度安排,许多岗位一调休,工作就没有人接手,很多人只得放弃休假,休假制度形同虚设。更有甚者,在有些单位,加班时问的多少,被作为衡量员工是否敬业与先进的一个标准。

  实际上,人的“企业依赖”和企业的“市场导向”造成了社会财富最大化过程中的不合理之处。企业通过各种制度和“文化”力图把员工的经济依赖上升为自觉,上升为崇拜,而市场则无情地将企业“调教”为利润机器。悲剧就在这样的过程中发生了。

  “胡新宇之死”让人唏嘘不已,甚至很多人指责华为的“床垫文化”是“夺命床垫”而非文化。企业有自己的制度无可非议,但是企业不应该只求结果而不闻不问执行过程怎么样,执行的人怎么样,有没有能力与精力执行,所以无沦如何企业作为主体都难逃监督不力的嫌疑。

  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一位官员曾就此事件表态,“劳动法中对劳动时间有严格规定。‘华为事件’的发生,表明法律在现实中被忽视了。”,“更为严重的是,这种现象在许多企业里都存在。”

  我国劳动法有关于“工作时间与休息休假”明确规定:国家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日;用人单位因特

  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还有加班调休制度,等等。

  但是,这些法律条款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执行,加上不少用人单位普遍缺乏人文关怀,企业利益高于一切,员工健康、生命的价值远远不及企业的利益,由此形成了所谓的“床垫文化”。

  在中国企业原始积累阶段,对高强度工作、高精神压力下的员工,企业管理层非常有必要进行系统性的员工健康管理及员工心理帮助计划。在“人性化”企业理念里,也要给员工上好“劳逸结合”这一课。毕竟,对于人的工作、生存,特别是健康状况的关注,也是体现企业自身良性发展的一种方式。当员工的健康要受到威胁的时候,再多的财富又能算作是什么呢?这个疑问,且留给关注“过劳死”职场人和企业管理层一起深思吧。

  关于“过劳死”一词至今仍有争议,简单的解释就是超过劳动强度而致死。它是指“在非生理的劳动过程中,劳动者的正常工作规律和生活规律遭到破坏,体内疲劳淤积并向过劳状态转移,使血压升高、动脉硬化加剧,进而出现致命的状态”

  “过劳死”的共同特点是由于工作时间过长、劳动强度加重,以致筋疲力竭,突然引发身体潜藏的疾病急速恶化,救治不及而丧命。“过劳死”又可视作一种疾病过程或身体非正常状态。主要表现有:经常出现身体乏力、睡眠不穗、记忆减退、头痛头昏、腰痛背酸、食欲不振,视觉紊乱等疲劳症状。但到医院检查,却又没有明显的病症。

  “过劳死”与一般猝死几乎没什么不同,但其特点是隐蔽性极强,先兆不明显,这点很容易为一般人所忽视。“过劳死”最常见的直接死固有:冠心病、脑出血(高血压)、心瓣膜病、心肌病和糖尿病并发症等。

  1、定期体检:至少每年进行一坎健康体检.体检项目包括颈椎正侧位拍片、腰椎正侧位拍片、眼科检查、颅颈多普勒、心功能检查等。

  4、饮食调节:饮食结构应以蛋白质、维生素c、维生素B、不饱和脂肪酸、高碘食物为主,多饮茶,上午一杯绿茶,下午一杯菊花茶,疲劳时一杯构杞茶.夜间一杯决明茶。

上一篇: 有形生于无形——《功守道》是情怀更是企业文化的精髓     下一篇: 华为高管庆幸手机业务存活 员工:豪赌是企业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