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加入公司

深度盘点:历史上获巨额投资、却最终失败的 134 家创业公司

  编者按:CB Insights对数据库进行扫描,找到134家失败的创业公司,它们的失败在历史上最具代表性,代价最昂贵,有的是因为碰到了财务欺诈,有的因为耗光了资金。以前我们读到的故事,主角一般都是生存者,回顾失败可以让我们看得更清楚,进而知道企业为什么失败,让大家对自己的产品有深刻理解。

  注:所谓流血融资,就是投资者在一轮融资中购买同一家公司股票的价格低于对上一次融资投资者支付的价格。

  在评估失败时,CB Insights检查了自己的数据库,找到一些获得丰富资金的创业公司,但它们最终失败,或者退出时没有达到要求,比如抛售资产,收购时的价格比总融资少。

  如你所见,企业失败的原因各有不同。不过其中也有一些共同点,比如无法获得持续营收,产品与市场不匹配,被竞争对手打败,资金耗光了。

  CB Insights按照企业的融资金额给它们分类,首先是那些融资超过1亿美元但是失败的创业公司。然后根据媒体报道、公司声明讨论一下失败的原因。

  尚德、First Solar都是行业巨头,它们也难以盈利,所以对于规模较小、积极进取的太阳能公司,想持续运营是一件很难的事。

  Jawbone公布消息说正在出售资产,虽然在17年的“生命周期”内获得9.3亿美元投资,但是Jawbone在耳机、健身追踪器、无线耳机市场份额不够大,无法维持生计。

  Abound Solar为太阳能面板制造碲化镉薄膜光伏模块。在运营时间内,公司得到科研机构的支持,比如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和国家科学基金会。

  除了得到VC投资者的支持,Abound Solar还拿到了美国国防部的贷款,获得美国能源部的资金支持。2012年,Abound Solar遭遇溃败,当时公司总计已经融资6.14亿美元,在我们的数据库中,它的失败是“第三贵”的。

  ReVision总裁、CEO John Kilcoyne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远视眼治疗充满挑战。他解释说,之所以关闭ReVision,主要是因为公司没有办法让业务以足够快的速度发展。如果想让现金流由负转正,公司需要更多资金,投资者却不愿意买单。

  在眼科医生的商业模式中,未来角膜镶嵌也许会找到位置,但是就眼下看来,相比折射和白内障手术,角膜镶嵌还要花时间实践,继续努力,手术完成之后,一般病人还要回访。Kilcoyne说:“眼科医生不希望再次看到病人。”

  知情人士透露说,Primary Data最主要的问题是它的技术不是那么有吸引力,它想销售可以关键任务软件。如果达不到要求,数据视觉化软件就会在管理、使用、数据质量和性能方面带来新挑战。

  Lance Smith是Primary Data的前CEO,加入公司之后,他发现公司的烧钱速度失去控制,对于没有营收的公司来说尤其严重。Smith虽然给公司带来一些变化,但是并没有改变事实:《财富》500强企业没有做好购买Primary Data技术的准备。

  交通运输创业公司与市场突然繁荣起来,Beepi可能融的钱太多了,融资速度太快了。一名知情人士描述说:“它融钱让业务发展起来,但是果实却被别人摘走。”

  创业公司的一名投资者认为,创始人太激进,一味追求高估值。事实上,Beepi联合创始人、CEO Alejandro Resnik 2015年接受采访时曾说,为了在全国扩张业务,Beepi准备融资3亿美元,估值20亿美元。

  AOptix是FSO(Free-Space Optics)市场的长期玩家,FSO利用大气激光传输原理通过大气而不是光纤传送光信号,是光纤通信与无线通信的结合。现在它终止运营,很快就会出售资产。AOptix还在努力兜售知识产权。

  知情人士透露说,AOptix开发的混合无线电FSO单元太贵,一组最高要8万美元。在美国及其它地区,运营商想用无线回程( Wireless Backhaul )技术替代光纤,它应该更便宜一些,安装也会更容易。

  Guvera就一家来自澳大利亚的音乐流媒体公司,它已经停止运营,因为联合创始人、最大的财务支持者离开项目。这家公司是2008年创办的,先以私营公司的名义融资1.85亿美元,去年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融资1亿美元。

  Guvera的IPO招股书引来不少批评,澳大利亚证券交易委员会对招股书进行严格审校,Guvera做了45次修正。2016财年,Guvera亏损8100万美元,营收只有120万美元。

  2016年,广告营收急速下滑,ChaCha没有办法支付债务,也没有企业愿意接管ChaCha。最终,公司的有担保放款人清空了ChaCha银行帐户,创始人Scott Jones不愿意透露担保人的名字。

  Jones在邮件中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出售了一些资产,但是还不够。很遗憾,持债者、股东、包括我将会注销投资。”

  最终,一切都在于获得新客户、增加交易频率、扩大交易规格。后来这两个域名被废弃,公司全力向Walgreens.com投资。

  就在关闭消息宣布的第二天,Mode海外办事处的一名管理人员收到总部邮件,要求他将所有资金、资产全部转回美国。

  另一名高管谈到关闭事件时说:“这样做非常不专业,不道德,简直就是灾难。这是一种不道德的灾难。无法置信。”

  Next Step Living的核心业务是能源审计,后来它想提供住宅能源服务。曾经,Next Step Living拥有员工800多人,年营收超过1亿美元。

  为了获得更多营收,Next Step Living向下游能源服务市场进军,比如太阳能安装、安装保温装置,但是这些市场的利润率太低,而且消耗太多现金。另外,公司还与能源监管部门产生冲突。

  后来,Next Step Living想回到核心家庭能源审计业务,抛弃下游安装业务,此时许多VC投资者选择不再投资Next Step Living,虽然他们早先曾许诺说,会不惜一切代价寻求营收增长。

  到底谁应该为失败承担责任?是Khosla Ventures还是化学工程师Paul O’Connor和公司CEO?大家意见不一。但是大多人都认为,KiOR招人时操作不当。最终,公司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有许多拥有博士学位,但是只有少数人拥有技术、运营经验,他们提供能源设施。因为只有极少的人有运营经验,这点给KiOR带来很大伤害。

  Aquion Energy CEO Scott Pearson评价说:“如果想打造一个电化学、电池平台,而且具备商业化规模,这是一件极为复杂、耗时很长、需要大量投资的项目。虽然我们极力为公司筹集资金,持续增长,但是如果要继续运营,需要更多的资金,公司没有办法满足。”

  Quixey宣布消息说,它正在寻找战略替代选择,之前有报道说公司将会关闭,为什么?部分是因为公司无法支付贷款,这些贷款来自一名股东,还有阿里巴巴。

  Quirky是一家位于美国纽约的创意产品社会化电商企业,2009年3月推出服务。Quirky利用众包方式,让社区参与产品开发的整个过程,包括提交创意、评审团审核、估值、开发、预售、生产、销售等多个流程。

  掌控整个流程(包括工程、制造、营销、零售,即使随后的利润有90%归你)代价很高,与其它创业公司相比尤其明显。创始人Kaufman曾说:“为什么Kickstarter赚了很多钱?主要是因为它们只做网站,不做其它东西。”

  CEO的语调似乎有很大的变化,前一年还很乐观,第二年就悲观起来。他在视频中说:“我希望大家保持警惕,因为我要求你们这样做,我已经带领大家走过这一阶段,现在我们跨过了困难点,前景很光明。”

  去年4月,Dan Wagner接受《金融时报》采访,他将自己与John Rockefeller类比,19世纪,John Rockefeller统治着美国原油和铁路行业。他相信,Powa将为移动支付基础设施奠定基石,其意义与之前的原油铁路革命类似。

  Dan Wagner在Heron Tower(位于伦敦中心区的摩天大楼)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在现今活着的人的记忆里,它会成为最大的科技公司,我们正在建设这样一家公司。”知情人士说Powa每年要为Heron Tower办事处支付租金250万英磅。

  在MIT微系统技术实验室,Necstar系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只是它离开实验室的时间可能早了几年。

  一名前员工说:“我觉得Rdio犯一个错误,它太早就想靠自己养活自己了。创业公司经常会犯这样一个错误:在飞速增长之前,公司老早就想着要靠自己维持生计。为什么这样?部分是业务模式造成的,因为你要签署协议,获得内容授权,业务的利润率太低了。无论你怎样做,大部分营收都被唱片商拿走。你必须用极大的用户量来弥补,正因如此,Spotify才会想着争夺世界上每一名用户。”

  首先,大家怀疑它能否提供无延迟体验,然后因为出现大裁员,大收购,出现一系列不确定的变动,最终导致企业陷入困境,走向破产。

  它未能成功融入新资金,还有其它一些麻烦。CRN月初报道说,公司当时正在关闭业务,并申请破产。

  “大家都在说,投资者向Terralliance投入将近5亿美元,从公司过于冒进的抱负,从公司微不足道的成就看,这一数字真是太大了。”

  股票分析师David Kathman说:“它们在基础设施上花了太多钱,不过这正是业务模式的一部分。原本Webvan Group认为这会成为公司的竞争优势,结果反而成了劣势。它们瞬间变大,一旦发现需求不高,庞大的成就就会成为负担。”

  下这种赌注是有很大风险的,因为它需要让许多地区(实际需要所有国家)接受这种技术,然后才能取得大规模的成功。企业选择从一些小国家入手,比如以色列,丹麦,测试自己的模式,但是提前预付的成本不断增加,技术推出的时间一再押后。另外,有许多电动汽车与它竞争,比如特斯拉,还有BIG 3及其它制造商,竞争使得行业无法接受一种标准。

  Amp’d Mobile向Verizon购买昂贵的波段提供服务,但是却付不起钱,Verizon将它告上法庭,事实是冰冷的,它的帐户里只有9000美元,无论怎样,Amp’d Mobile似乎做好认输的准备了。

  公司在网站声明中说,之所以停止运营,主要是因为广告与资本市场已经发生剧烈改变,公司没有办法继续推行之前制定的中介激励项目,兑现相关福利。2000年最后6个月,公司WEB网站的流量迅速减少。6月份,网站每个月吸引访客200万。但到了12月之前,数量已经不到60万。

  据说公司在运营过程中赚钱是近乎不可能的事,Kozmo看起来永远离公开股票市场相差一步。与此同时,它老是有一些其它的计划,比如为地方零售商提供目录打印服务并送货。但是Kozmo发现,其它零售商也有自己的送货员。

  eToys之前曾披露说,它已经处在被纳斯达克摘牌的边缘。交易所向eToys发出通知,威胁说要在5月2日将公司摘牌,因为它的股价必须在连续30天内达到1美元。

  最开始做核心路由器,然后搞P2P网络,然后又追求网络中立性业务。公司还没有流行起来,投资者就退出了。

  没错,Pay By Touch的确拥有一些早期客户,可惜指纹支付业务没有像预料的那样流行起来。Pay By Touch公开宣称,有3000家商店安装了指纹扫描仪,至于公司处理的交易量有多少,它没有透露过。有无数消费者喜欢用信用卡、借记卡支付,对他们来说,指纹支付并不诱人。Gartner分析师Avivah Litan说:“Pay By Touch想打败信用卡公司很难。消费者早已习惯,喜欢积累旅程数及其它积分,这场战争如同‘大卫与哥利亚’之争,一边是弱小的自己,一边是巨人。总之,Pay By Touch的理念很难得到人们的认可,无法吸引用户用指纹支付。”

  RealNames说自己别无选择,只能停止运营,因为微软是公司的主要分销伙伴。RealNames欠了微软2500万美元,它不是很看好RealNames的未来,不相信它能获得长期成功。而且微软对RealNames出售的关键字质量也表示担忧。坏人是谁?是微软,如果读读RealNames创始人、前CEO Keith Teare的博客,看看里面的评论,以及他接受媒体采访时发表的评论,就会明白了。

  Torris公司认为:“我们错过了发展时间,虽然有良好的创意,但是执行不到位。从一开始,公司就将大部分目标受众排除了。”要使用网站需要高速网络连接。

  Torris还说Boo.com应该在广告和促销上多花一些钱,技术创新也没有跟上步伐。她认为,类似Landsend.com这样的网站已经拥有相似的试用技术,第三方厂商也在开发相似网站。

  Savaje Technologies想从VC那里融到更多资金,寻求融资时,Savaje Technologies已经离关门不远了,当时员工约有140人。10月初,Savaje Technologies让开发者及其它一些员工休假。公司陷入财务困境,正在寻找办法解决,只好让员工先休完自己的假,或者无薪休假。

  消费者的确会在宠物身上花不少钱,但Pets.com从一开始就是亏钱的。Jupiter Communications分析师Heather Dougherty认为,许多宠物用品很重,运输成本高,比如猫砂,狗狗罐装食品。公司出售的高利润产品也比较少,比如宠物玩具。为了吸引买家,Pets.com只能打折销售,Pets.com一直在以低价销售产品,价格连成本都不到。

  由于企业IT预算大幅削减,创业公司对大型企业存储系统的需求也在减少,受此影响,位于马萨诸塞州马尔堡的Cereva Networks突然宣布裁员140人。

  COPAN产品与众不同,这点没有疑问,但是它并不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里,所以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巩固优势。COPAN对市场的理解很片面,甚至是错误的,而且公司一味依赖内部知识和经验,最终导致企业走向破灭。

  9月1日,因为劳动日 (Labor Day)周末假日快要来临,许多企业提前歇业,但是Juicero突然跑出来说,它会永远停止运营。Juicero是一家创业公司,融过许多资金,销售699美元WIFI联网果汁机。

  Juicero失败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无法承担巨额的成本,负面报道成堆,产品推出时搞砸了,所以走向破灭。它曾经成功融资1.34亿美元,资金来自Google Ventures、凯鹏华盈,全都很有名,但是Juicero每月亏损400万美元。创办4年后,Juicero无法找到新投资者支持自己,它的最终目标是让果汁机被千家万户使用。

  2016年,Auctionata 联合创始人、前CEO Alexander Zacke涉嫌犯罪,他与董事会成员拍卖资产,然后自己投标,涉嫌违法。消息曝光之后,Auctionata出现断崖式下坠。

  几个月之后,有报道说,对拍卖结果进行独立评估后发现它所获得的直接收入相当少,Auctionata业务陷入困境。就在同一时间,企业却坚持认为,数字没有将私人营销与其它营收统计进去。

  我们为办公室引入一种外科治疗方法,费用降低一半,安全性提升,该治疗方法不需要做手术,我们还让它的效率也提高了。不过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却认为:“抱歉,你们不符合报销标准,区分假体和助听器时,我们的标准就是病人是否做过手术。”

  1月份,Burkett接受了《波士顿环球报》的采访,他认为,要迅速解决公司的财务问题,他还说,9个月前公司筹集资金2200万美元,这是公司最后的机会。但是花了这么多钱之后,DeNovis要上市,或者找到一个更有钱的买家,返还利润给投资者。DeNovis说:“这样的线次。“

  为了提供线上服务,公司搭建基础设施,在基础设施内,Aereo为每位用户分配一根迷你广播电视天线,它想用这种方式向用户证明,自己的服务与电视上的天线没有区别。这样一来Aereo就不用为广播内容支付转播费。对于这种论调,广播商并不认同,最终双方闹到法庭,美国最高法也不认同。

  可惜Beyond The Rack无法获得利润,它投入大量资金,积极展开营销活动,以求吸引用户。当公司申请破产保护时,现金数量不到100万美元。

  月初,企业披露说,本月提交给投资者与放款人的财务记录不正确,出现了明显的财务、审计违规行为。

  从一开始,Soapstone的发展就不顺利。即使公司的名声响亮,还是要获得大型运营商的认证,过程漫长。经济衰退也给公司带来一定影响。在我看来,Soapstone关注的重点虽然不全是PBB-TE(运营商骨干桥接-流量工程技术),但是这项技术刚刚兴起就遇到障碍,这的确是公司倒闭的原因之一。

  知情人士说,公司意识到市场上的广告网络太多了,因为广告行业前景暗淡,关闭并出售专利是最好的选择。

  分析师预测说,对于SunRocket以及更流行的Vonage来说,如果想围绕VoIP服务搭建整个业务,那会是一件很难的事。虽然VoIP服务相对便宜,但是获得客户的成本太高了。

  将所有加在一起,包括利息,陷入困境的Rhode Island总计欠下贷款1.1亿美元。当Schilling坐在垒球场附近时,他的公司已经欠款1.51亿美元,但资产只有2200万美元,公司正在申请破产。

  Shyp将所有一切押在持续运营而非扩张上。去年7月,公司规模迅速缩小,因为芝加哥、洛杉矶、纽约的服务停止运营,大部分员工被裁,它的目标是想在大本营旧金山扭亏。早些时候Shyp已经裁掉8%的员工,更早之前还关闭了迈阿密业务。

  根据Shyp CEO、联合创始人Gibbon的说法,去年12月,Shyp运营利润已经由负转正。不过如果想继续运营下去,公司还需要更多资金,但是公司无法找到VC支持自己,投资者越来越警惕,许多创业公司冒了出来,提供实体基础设施,就像Shyp一样,它拥有投递员和仓库。Gibbon找不到合适的企业收购自己,钱也用光了,所以只能关闭。

  Gridco未能扩大分散网格电力电子设备的使用规模,未能超出之前实验阶段的规模,最终,Gridco失去扩张的机会,达不到可以利用自有营收持续运营的地步。

  公司CEO Naimish Patel说:“虽然我们成功证明Gridco技术在USV(utility-scale volt)/ VAR优化项目中是一流的,但是VVO市场成长速度不够快,无法让我们达到关键临界点,在财务上依靠自己持续运营下去。”

  Hello开发Sense睡眠追踪设备,它准备关闭运营。最近,Hello裁掉大部分员工。Hello还与一些企业讨论,准备出售资产,Hello曾经想降价出售给Fitbit,但是交易未能达成。Hello创始人、CEO James Proud在博客中说,公司正在寻找买家,收购自己的资产。他还说:“在过去几周里,我们一直在努力为Sense寻找下家,现在它仍然是我们工作的重点。”

  TerraLUX是一家快速成长的LED、智能灯具制造商,但是它没有足够的现金维持运营。TerraLUX于8月3日停止运营,现在正在寻找买家,希望能让公司继续运营下去。

  截止2016年12月,Terralux拥有员工57人。Lundie拒绝透露目前的员工数字。他只是说,关闭是必要的,因为没有足够的钱持续运营下去。他拒绝回答更多问题,只是说公司正在协商。

  Loyal3是一家免佣金券商,最开始时关注IPO股票,后来转型成折扣券商,周三时,它宣布消息说5月19日就会停止运营。

  Loyal3提供70种股票供用户选择,公司允许新手投资者购买零星股份,参与交易,最低只要10美元,最高2500美元。这种策略依赖批量交易。

  PepperTap在竞争激烈、利润极低的市场运营,它的主营业务是电子食品杂货业务,扩张几个月后,它发现利润率很低,折扣太大,导致现金消耗过快,于是公司决定关闭。

  PepperTap联合创始人Navneet Singh解释说:“每一笔订单都要损失现金,不管多小,不管怎样控制,不管目标是怎样的,都会损失现金,也就是说每天我们都缺少现金,也许我们应该将扩张速度放慢一些,但从数字上看,损失现金是肯定的。”

  Sprig CEO Gagan Biyani曾经写过一份邮件,邮件在APP用户中流传。他在邮件中说:“毫无疑问,Sprig模式不管用,真是遗憾。Sprig提供高质量食品,极为方便,这种需求的确很大,但是从食物生产到配送完全由自己掌控,大规模运营,真的相当复杂,这是一个挑战。”

  Sprig融资5670万美元,它烹饪食品,然后配送给旧金山市民,内部人士透露说,公司每个月亏损额度达到6位数,没有办法向其它城市扩张业务。

  运营3年之后,Dealstruck关闭停业。为什么?不是因为没有客户,不是因为需求不高,它提供贷款服务。只是因为有一笔生意没谈成。Dealstruck创立于2013年,是一个债务众筹网站。

  顾问Mark Sherwood告诉欧洲eeNews说,虽然压电技术很有前途,但是Sand 9技术似乎碰到了难题,市场快速变化,投资者失去了信心。

  Sherwood在邮件中说:“我可以确认,Sand 9已经卖给了Analog Devices公司。3个月前就完成收购了,Sand9高管团队已经离开,真正的美味是MEMS技术,公司已经开发3年。”

  最终,公司的架构是以庞大的规模作为基础的……在没有形成规模之前如果想建立交通运输服务,需要投入巨额资金……Karhoo似乎没有足够多的客户,很难达到足够大的规模。

  关闭业务时,Karhoo在信件中解释说:“在过去18个月里,位于伦敦、纽约、新加坡、特拉维夫的Karhoo员工一直在努力,想让Karhoo走向成功。在过去6周里,有许多人免费工作,只求企业能回到较好的状态。可惜,上周新管理团队接管公司,财务状况很糟糕,Karhoo没有办法找到支持者。”

  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电子货币公司转移重点,将目光瞄准企业客户,不过一些领路的企业倒闭,比如Beenz,它告诉我们:虽然信用卡企业代表旧经济,但在线上购物战争中获胜的正是它们。

  专家相信,线上货币网站(比如Beenz)被信用卡超越,消费者会用信用卡在网上购物,它有优势,不论是在线下还是在线上都有优势。

  今天,Veoh董事会成员、Spark Capital公司高管Todd Dagres在Twitter发消息说,Veoh关停业务。Dagres说:“Veoh死了,环球音乐发起诉讼,这是主要原因。Veoh轰动一时,却被意料之外的诉讼击败。”

  用户不愿意接受,因为设备的价格要600美元,后来降到399美元,不过服务得到了许多评测人员的赞扬。它的导航设备可以连接到移动网络,互动性能良好,只是销售不尽人意。

  错在哪里?首先,Move Networks客户从来没有达到临界规模,虽然早期企业与ABC、福克斯、CW及其它企业合作,取得一些成功,但许多企业不使用它的技术,因为要插件,而很多客户没有安装。这样一来,公司就面临“鸡和蛋”的问题:如果不能提供优质内容,谁会安装插件?如果没有人安装插件,又如何拿到优质内容?

  Nirvanix想做纯粹的存储生意,当它在市场上闯荡5年多,却发现亚马逊AWS、Windows Azure、谷歌Compute Engine越来越流行,它们全都参与价格战。Nirvanix的存储服务没有其它东西可以提供,所以没有办法与对手区分开来。

  Although Expand Networks的技术还是不错的,得到很多好评,但是运营不怎么样。法庭文件显示,它每月亏损25万美元,2010年营收1100万美元。虽然Although Expand Networks是该技术的先锋,但是一直没有取得突破。

  这是一家旧金山技术公司,公司董事会投票决定,马上关闭公司,因为它没有融到可以持续运营的资金。Ecast网络运营副总裁Scott Walker说:“我们努力工作,试图避免最坏的事情发生。感谢点唱机运营商、整个行业的支持。”

  “退出市场的公司有许多是过去几年才加入的。许多人一开始没有很好的业务模式。Edgix就是一个例子。从本质上讲,Edgix就是Cidera及其它ISP缓存解决方案的副本,没有什么新鲜的。它只是推出一个平台,然后闯进市场,相信自己可以快速获得营收。可惜的是,就像Edgix一样,当你不断告诉投资者:‘那里有一个市场,我们可以征服它。’慢慢的,就连你自己也相信了。”

  两个月之后,DoubleTwist倒闭了,无法避免。Williamson接受采访时说:“没有人感到意外,但是人人都失望。我们有很好的产品,有很好的团队,只是没有营收。”

  年初时,这家公司向现有投资者融资400万美元,但是Chantel说这公司想融资800-1000万美元,然后才能让现金由负转正,可以推进新战略。他还说: “可惜,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执行该计划。”

  Tallwood Ventures总合伙人Luis Arzubi接受采访时说,虽然业务有些部分运营很好,而且有客户,但是Sequoia还是停止运营,因为公司未能融入足够的资金。他说,企业和投资者别无选择。

  govWorks的创意很棒,但是执行糟糕。傲慢,过于激进,企业高管与政府伙伴、供应商关系疏远。一开始就犯了错,而且还有其它问题,公司烧了许多钱,留给它的时间不多了,竞争对手也追了上来。在董事会及其它高管的逼迫下,一名联合创始人退出。现在董事会正在寻找经验更丰富的管理者来帮助Isaza Tuzman运营公司。

  为企业融资时,我们碰到一些意外。由于融资受挫,我们不得不停止运营,2018年7月16日即时生效。如果能融到钱,本来可以避免的。

  半成品餐盒订购服务(meal-kit)价格很高,许多企业为了吸引挽留客户,花很多钱营销,许多消费者使用几次之后就会逃走。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投资者因为担心运营成本过高,缺少清晰的盈利模式,所以不愿意向该行业继续投资,这也是Chef’d死亡的原因之一。

  没有人说做硬件是易事,今天,一家原本看起来蛮有希望的创业公司寿终正寝。Navdy制造车内抬头显示屏,它将导航等信息投射到挡风玻璃上。

  Navdy是这样解释的:“抬头显示屏市场相当拥挤,不只如此,到目前为止,这种产品还不是很流行。事实上,大家还在讨论一个问题:这样的显示屏与其它显示屏或者界面相比,到底会让司机少一点分心,还是更加分心?总之,多种因素导致我们的产品与市场不匹配。”

  Here One耳机销量下滑。Doppler告诉《连线》杂志,Here One只卖了25000副,远远低于预期的100万副。最终,投资者不愿意向公司投入更多资金,而且公司也找不到合适的买家。

  Doppler Labs创始人Kraft认为公司之所以失败,主要是因为做的是硬件业务,这是一个竞争很激烈的市场,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才能启动,而且还要与苹果、微软、亚马逊竞争。

  2009年,Joe Fernandez创办了Klout。将重要人物或者有影响的人排序,这是一个不错的创意,最终他凭借创意融到4轮资金,总计达到4000万美元。不过2014年公司却以2亿美元出售给Lithium Technologies。

  Lithium CEO Pete Hess在客户邮件中谈到关闭业务的原因:“收购Klout给Lithium带来了价值极高的AI和机器学习技术,但是Klout作为一项独立服务与我们的长远战略不匹配。”

  Otto是2013年成立的,是一家智能锁生产商,2018年最初的几个月,公司准备将锁推向市场,但是被一家不知名的公司收购,这家公司原本负责Otto智能锁的出货。Otto想融资,有许多公司提议收购Otto,而不是投资,Otto同意了,但是收购却没有成功。

  Comcast希望Plaxo能将社交媒体用户变成主流消费者,当年被收购时,Plaxo的创始人是这样说的。Plaxo的创意这样的:朋友会推荐一些内容,朋友和家人分享照片,当他们在网上、在工作中、在移动设备上、在客厅看电视时,可能会分享,Plaxo根据分享信息推荐新剧集。可惜Plaxo充其量只是一个同步通讯录,没有发展起来。

  年初时,一些航空公司颁布规定,乘客不允许将安装锂电池的行李箱带到乘客舱,给智能箱包生产商带来麻烦,比如Bluesmart,这一政策最终导致Bluesmart失败。Bluesmart行李箱安装电池,而且没有办法取下来,客户需要移除电池才能坐飞机。在网站上,Bluesmart发布指南,告诉用户如何拆除电池,但是这样一来箱子的许多功能就没有办法使用了。

  Bluesmart不断新找新方案,看看如何让改变箱子的设计,但是禁令还是宣判了它的死刑。Bluesmart在声明中说,新政策将我们的公司推进财务泥沼,业务陷入困难。

  Raptr是一个线上优化平台,是前职业游戏制作人Dennis Thresh Fong(方镛钦)创办的,现在公司要关闭了。

  Fong 9月1日说:“我们现在宣布,2017年9月30日Raptr将会停止运营。感谢大家在过去10年不断支持。”

  “与当年推出Raptr时相比,现在的世界完全不同了。许多企业都提供游戏优化工具。提供一个独立平台已经没有必要了。”

  Sidecar Technologies Inc.与Uber竞争,但是规格较小,谷歌风投、英国富豪Richard Branson都是公司的支持者。Sidecar发布消息说,将会关闭打车配送服务,所有员工转去其它项目。

  Sidecar是一家旧金山创业公司,2011年,Sunil Paul与伙伴创办了该公司,总计融资3900万美元,公司认为,因为资金没有对手充裕,所以在竞争中失败。Uber融资120多亿美元,Lyft也融资10亿美元。

  Yogendra Vasupal认为:“在最开始的7年里,确保运营资本为负,现金流为正,用自己的资金持续运营,这就是我们关注的目标。我们开始只关注这些指标。但在过去3-4年里,我们开始用GMV、夜间预订量及其它浮于表面的指标来替代现金流、运营资本等指标。”

  就在关闭消息公布之后不到一个月,Vasupal因为欺诈被捕,案件与Stayzilla所在企业的交易有关。

  又一家公司想改变我们使用优惠券的方式,但它失败了。Mobeam曾经宣称,它想淘汰纸制优惠券。Mobeam将自己的技术卖给三星。

  2010年,Mobeam正式成立,它拿出一套复杂的解决方案,想解决大多优惠券并不存在的一个问题:在移动设备上,大多扫描仪无法阅读条形码。

  2015年,Plain Vanilla Games宣布消息说,NBC将会根据公司的游戏推出一个智力竞赛节目,2017年春天播出。

  Plain Vanilla Games CEO Þorsteinn B. Friðriksson在声明中表示:“我们会与电视巨头NBC展开广泛合作,为此下了很大的赌注。有人可能会说,我们将太多的蛋放在名叫NBC的篮子里,我们花了太多时间和精力打造此节目。当NBC告诉我们,准备停止制作该节目时,我们深知,如果不做出巨大改变,想继续运营下去是不可能的。”

  顾问公司Retail Prophet的创始人Doug Stephens说,公司有太多的管理人员来自时尚产业,来自科技产业的人很少,这一点让公司深受伤害。它所处的行业是一个很棘手的行业,公司的客服专员似乎没有给线上客户带来足够的信心。而且似乎发起了太多的收购,消化不了。虽然公司的确增长了,但是市场认知度很低。

  大企业和机构是如何处理隐私数据的?公众已经高度怀疑。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追踪用户,会刺激用户的敏感神经。一旦事实披露,媒体肯定口诛笔伐,它们披露大量收集隐私信息的企业(还有一些现在不再收集的企业),这些都在意料之中。一些集体诉讼案件闹到法庭,获得解决。AT&T并没有完全收购这家公司,关于对CIQ的诉讼,AT&T不应背负责任。

  CEO Adora Cheung说,四宗诉讼的关键在于工人应该被视为员工还是合同承包商。目前四起诉讼还没有变成集体诉讼,不过诉讼让融资变得更困难。

  Adora Cheung在采访中说:“主要还是时机不对。加州劳工委员会对Uber给出裁定……这只是一个声明,但是它却被夸大。”

  大约有600名病人参加三期实验(叫作Restore SR),刚刚进行两个月,研究人员就发现存在副作用,Laguna没有办法像预期一样推广药品。Laguna CEO Bob Baltera说:“我们感到非常惊讶,二期结果相当好。” Baltera不愿意过多谈论副作用,他只是将其描述为“安全信号”。 Baltera还说:“在这个行业,一般的办法是寻找前进的道路。它不再具备商业价值。我们没有寻找别的道路,而是关闭公司。”

  远程医疗公司Teladoc的CEO Jason Gorevic认为,想在这个行业竞争,必须具备三大关键要素:技术平台,临床能力,消费者参与度。其中消费者参与度是最难做到的。这也是HealthSpot破产的关键原因。HealthSpot的营收渠道主要有两个,每个月向合作伙伴的每一个成员收取一定费用,还有就是单次出诊费。Jason Gorevic说:“由于两种方式都能带来营收,我们可以持续获得资金,再次投向消费端。”另外,Teladoc还是一家纯粹的软件公司,没有必要支付一些经常性开支。

  American Well Roy CEO Schoenberg认为,HealthSpot要求病人、服务商提交预约,这样做并不是真正的按需远程医疗服务。他认为:“围绕这项服务,你需要建立很多的管理部门。”

  与此同时,我们对市场深感失望,它还要等好几年才能成熟。作为一家得到VC支持的创业公司,我们没有资源无限等待。

  VentureSource指出,老牌芯片企业收购不是很积极,VC上半年只向芯片行业投入3.27亿美元(连上年同期的一半还不到),在这样的环境下,7000万美元是一个很大的障碍。

  Joost拿到了4500万美元的投资,为什么?因为它看起来会成为YouTube的对立物,对盗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实上,当时新闻媒体都说Joost是“YouTube杀手”。后来YouTube越来越流行,被谷歌收购,成为网络视频的统治者,Joost却被P2P技术拖累,P2P能够提供高质量视频,但是需要下载笨重的软件。

  “4月份,Pixelon员工和投资者吓了一跳,他们得知Michael Fenne的真名叫作Paul Stanley,他是公司的创始人、前董事长。更让他们吃惊的是,几年来,Paul Stanley一直都是Virginia最想抓的人,因为他参与证券诈骗,然后在保释时潜逃。”

  2010年6月,Mike Phillips曾经这样说:“Digg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它会成为第一个因为社交疲劳而死亡的网站。”当时Facebook、Twitter发展迅猛,LinkedIn稳定进步,MySpace也似乎找到了新方向,但Digg却一落千丈。Mike Phillips说:“用户已经厌倦,提交信息、上传照片、投票、点赞、加好友、签到、推荐、转发,等等,要做的事太多,Digg只有死亡。”

  消息人士说,这家公司的出售已经到了生死关头,因为公司没有现金了。“价格相当低,没有人赚到钱。”音乐行业受到了数字销售、盗版的严重冲击。曾经公司认为,当移动与互联网崛起,会给公司带来新营收,但是对于大多音乐公司来说,这种营收并不高,苹果iTunes占了整个市场的60%还要多。

  不论怎样,这个APP似乎没能获得用户的注意,评测人员经常说,Color似乎想解决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问题。

  Goodmail联合创始人、CEO Daniel Dreymann说,之所以关闭企业,主要是因为之前有一家《财富》500强企业想收购公司,但是收购交易最终流产。

  Xeround关闭了“MySQL Database as a Service”( DBaaS)业务,因为服务虽然免费,而且很流行,但是没有太多人愿意付费,公司难以持续。

  “在过去一年里,我们力求恢复元气,但是我们发现自己欠下的债务太多了,无法化解。对于这些债务,银行取消抵押人赎回抵押品的权利,也就是说它们拿走了公司的资产,接收所有剩余款项。最终,它们强迫企业关闭。”

  VC在技术和管理上都显得能力不足,他们聘请的人将公司送入绝境。在240名员工中,除了10人,其它人被炒,被裁,或者退出。来自VC的4000万美元资金挥霍一空。公司聘请越来越多无能的高管,他们抛弃公司实用的旧产品,盲目相信工程师,这些工程师花了几百万美元开发复杂软件,但是解决不了企业的问题,最终公司的月运营由盈利变成亏损。

  就像大多纳米科技公司一样,Optiva花了一段时间才推出产品。它转移了焦点,技术也变了,市场同样也变了。它所开发的偏光器技术本来是想用在腕表、计算器和PDA显示屏上,但是VentureWire报道说,显示屏制造商突然发现,许多废材料也可以作为替代品,于是一夜之间价格迅速下降。

  为什么死亡?公司说部分是因为经济不景气,信用卡欺诈也是倒闭的原因之一。Levitan说:“我们是信用卡欺诈的受害者之一。”他还说,国际罪犯盗取信用卡号码,完成30万美元交易,Flooz要承担损失。Levitan还说,信用卡处理商扣押了Flooz 100万美元资金,弥补损失。

  虽然它宣称自己是世界最大的独立广告交易平台,曾几何时,人们还认为它可以与谷歌Adwords竞争,但是公司没有办法赚到足够的钱,也没有人愿意收购它。

  “我知道,我们进入了一个成熟、竞争激烈的市场,获得成功的时间窗口很窄。我们开发了一款电视,拥有独特的显示屏,画质出色,成本低廉,我们看到一个机会。可惜,最近电视产业不稳定,5月销售尤其糟糕,此时推出新型投影电视不合适。”

  如果它失败,可能是因为名字难以拼写,发音不够直观(大家都在说,Guil的发像好像Cool),虽然Guil声称自己比谷歌更出色,但实际不是那么一回事。

  上周,公司创始人、CEO Tom Isakovich向董事会提交扭转形势的新计划,但它未能说服公司的支持者,让他们投入更多资金。

  为什么Asempra停止交易?事情发生得如此之外,公司的PR代表甚至都不知道资产已经出售给Bakbone。可能是因为经济衰退,公司的现金流出现问题,VC们也不愿意投入更多资金。对于三家VC公司来说,300万美元退出肯定不是一个理想结果。Asempra总计融资2900万美元,居然只值这么一点钱,收购未能让Asempra起死回生。

  作为私营公司,没有必要每个季度向SEC提交财务报表。但是你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做假账。Entellium是一家位于西雅图的CRM公司,它的CEO、CFO因为虚报营收,向董事会撒谎,被FBI逮捕。现在公司如履薄冰。

  Agillion提供网络服务,帮助企业维护关键客户信息,2010年7月,公司申请破产,当时银行帐户只剩下100美元。就在此前的15个月,Agillion的银行帐户还有3000万美元。

  2000年2月23日,Agillion推出服务,从这一天开始到提交破产申请,相隔只有1年多时间,在这段时间内Agillion只有几十名付费用户。

  诉讼资料称:“Agillion的营收相当少,内部账本甚至都没有记录一分钱的收入。”虽然表现糟糕,Agillion却毫无节制,不断浪费开支。

  一些银行的高管说,他们很喜欢Bling Nation的业务模式,但是因为商户不接受,消费者不愿意放弃银行借记卡,所以业务无法开展下去。

  NebuAd曾经宣称自己是“美国版Phorm“,原本NebuAd与地方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合作拓展市场,9月份却被美国监管机构喊停,然后NebuAd走向慢性自杀。

  20008年11月,用户起诉NebuAd,为什么?原告认为NebuAd从ISP手中购买用户网络活动信息,然后用数据发送精准广告,这一行为侵犯了隐私权。

  随后,NebuAd遭到相关机构的调查,因为它从宽带提供商手中购买网络历史记录,比如搜索查询信息、上网信息。

  NebuAd争论说,自己并不知道网络用户的名字、手机号码、家庭住址、IP地址,而且用户也可以选择不使用它的服务。

  NebuAd CEO、创始人Bob Dykes接受了美国国会的拷问,然后离开公司,还带走了许多员工和公关公司,英国办事处的员工也一起离开了。

  春天时,由于没有办法融到新资金,公司倒闭。与一年前相比,获得VC投资越来越困难,芯片企业想拿到钱更是难上加难,因为公司需要消耗大量资金,花多年时间才完成开发工作。

  Atlas Venture向公司投入种子基金,Raze Therapeutics专注于癌症合成代谢研究,尤其关注线粒体一碳能量学。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它是癌症扩散、幸存和微生物增殖的主要动因。不过想继续研究新技术相当棘手。

  Atlas合伙人Bruce Booth最近曾说:“虽然它取得了有趣的进步,但是底层癌症代谢生物学太复杂了,不值得进一步投资。”

  通过Beta及后续产品的推出,在Chorus产品的社会动机与责任机制方面,我们发现一些有趣的事实,包括如下一些观察:

  ——如果设定一个基于事件的期限,让每一个人朝着期限前进,那么团队会更加团结,更愿意一起追求目标。

  除了这两种情况,我们没有办法减少客户的流失。如果团队成员不能定期在真实世界相遇,或者说,没有朝着基于相同截止日期的事件前进,4-8周之后客户就会大量流失。

  CastAR是一家AR创业公司,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是Valve前员工。一些前员工透露说,今天公司裁掉员工,关闭内部工作室Eat Sleep Play,停止营业。

  本来,今年晚些时候CastAR准备推出自己的独立AR眼镜,它得到了Playground的支持。但是员工们透露说,Playground上周拒绝向公司投入更多资金。CastAR打算向其它投资者融入B轮资金,但是失败了。

  Jinn的主要产品是一个食品配送App,它将客户与餐馆、个体快递员对接。不过和Deliveroo、UberEATS等竞争服务不同,Jinn允许消费者向城市的任何店铺下订制订单。也就是说,在麦当劳与UberEATS合作,正式配送食品之前,Jinn就可以按需配送麦当劳食品。

  了解Jinn当前状况的知情人士说,2017年10月13日,Jinn与三家竞争快递公司接触,探讨潜在收购交易。10月16日下午5点之前,消息人士说收购交易不可能达成,于是10月17日他们做出决定,关闭Jinn。

  Atlas Informatics提供的Atlas Recall很实用,可以帮助客户从多种服务整理信息,直观有效,推出一年之后,公司宣布停止运营。所有数据会在下周五(也就是2017年10月27日)删除。

  Teforia制造联网泡茶机,价格高达1000美元,2017年10月27日,公司宣布说将会停止运营。Teforia鼓吹说自己的产品拿过大奖,但是“我们没有办法筹集足够多的资金”,“教育市场”,让大家接受公司的产品。

  HomeHero CEO Kyle Hill是这样解释的:“大约一年前,HomeHero丢掉了自己的核心身份,本来我们与1099名护理人员的95%都有合作,引入较低级的就业商业模式。在发展过程中,无论是价格、速度还是灵活性,公司都失去了自己的竞争优势,这些优势曾帮助公司在2014、2015年快速发展,最终公司丧失了竞争力。”

  在过去一年里,Lily起起伏伏。产品质量不断改进,Beta项目得到认可,这些让人高兴。与此同时,我们还要积极化解资金萎缩问题。在过去几个月里,我们试图融资,让制造线运营,配送第一批货物,可惜没有完成任务。最终,我们只能遗憾关闭公司,将资金退还给客户。

  这家创业公司的创意是这样的:如果家里准备举办宴会,可以通过Kitchensurfing预定厨师,不过去年公司抛弃了按需模式。不论是哪种服务,需求都不够高,无法让企业持续运营,企业得到了VC的支持。Kitchensurfing在一个拥挤的市场参与竞争,有些企业资金更充沛,比如Blue Apron和Plated,它们也推出食谱食材配送服务,还有一些创业公司(比如DoorDash、Postmates和Caviar)也开始配送食品,这些食品来自流行餐馆,只是它们自己不送餐。

  出于多种多样的原因(主要在于出资方,不是我们),交易无法达成。在最后一分钟,他们背弃承诺,将我们置于困难境地。的确有几家企业想收购我们,但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它们全都退出了。

  倒闭的原因有如下几个:第一点,营收不够弥补成本,第二点,无法获得更多融资……2016年3月,企业被144家VC基金拒绝,最终与法国国有物流集团签署协议,获得3000万欧元资金。可惜,经过3个月的尽职调查之后,法国企业的董事会否决交易,放弃投资。我们正在与其它企业协商,根据独家协议协商,没有B计划,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几周。

  一年多以前,Procket推出自己的产品,但是客户数量有限,主要是大学、小型运营商。它最重要的客户是日本NTT,不过NTT还使用思科、Juniper的设备。在北美,Procket还没有获得重要交易。

  Prismatic团队在博客中解释称:“4年前,我们开发出一个个性化新闻阅读器,它可以改变用户消费内容的方式。对于许多人来说,我们的确兑现了承诺。但是我们随后了解到,分发内容是一件很难做的事,我们的增长速度不够快,无法支持Prismatic News产品持续增长。”

  Franklin当时曾时:“每个人都认为公司有机会,可以带领公司,跳入市场,用更高的规格运营,向不同的方向发展。我们做了很好的尝试,但最终没有办法融到资金,抓住机会。”

  RatePoint的资金来自VC。2009年发布的新闻稿显示,当时公司曾说:“即将完成B轮1000万美元融资,Castile Ventures是领投者,现有投资者.406 Ventures和Prism VentureWorks参投。”由此证明,得到VC的投资并不能确保你获得成功。

  “资本市场对于‘每日特惠’(daily deal)交易失去了兴趣。我们本想融入一笔资金,推出综合服务,深入市场,但是‘每日特惠’市场竞争激烈,不断变化,我们有点晚了。”

  BusRadio为校园巴士提供商务广告服务,FCC在报告中指出,BusRadio将商业内容伪装成社论,引诱孩子接触商业内容,它向父母承诺说不会超过4分钟,但实际上超过了。报告称:“因为父母抗议,它没有办法进入学校。如果没有庞大的用户群,BusRadio无法吸引广告主。”

  “5月份,我们开始筹集新一轮资金,这是VC投资历史上最困难的季度,虽然我们的运营取得进步,但是没有办法融到新资金。因此,公司决定停止运营。”

  Atrato的最大问题在于销售。它的盒子销量不高……新高管未能扭转公司形势,这一年的6月份,它开始寻找新资金,试图重生。将近四分之一的员工被裁,公司改变策略,Atrato更加重视软件而非硬件。它还想鼓励OEM销售更多产品。

  Stewart Putney说:“我们的货币化程度不够,无法保持业务持续运营。”……Putney还说,游戏的确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但是时间太晚了。10月中旬,公司在Facebook HTML5移动平台推出HTML5游戏,但是直到12月用户才开始增长,当时留给公司的时间和金钱已经不多了。

  Kaplan是LucidEra的一名代表,公司是2005年成立的,LucidEra认为,公司之所以失败,主要是因为它停留在SaaS 1.0时代。科技创新者必须建设自己的基础设施,开发交付功能,搭建软件开发资源。如果是现在的公司,它们可以使用Salesforce、亚马逊的“平台即服务”功能和计算力,从而大大减少前期投资,削减运营费用。Kaplan说:“LucidEra被沉重的开销拖累,没有人继续投资。”

上一篇: 基金业协会拒绝通过私募备案的所有原因     下一篇: 90后加入!上海第三批55名援藏教师奔赴雪域高原_高清图集_新浪网